Sarah的文艺生活

孤独的单车

《攻壳机动队》真的是一部神作啊,从电影追到动漫,结果被OP,ED惊艳到。菅野洋子曲风多变,第一遍听这首单曲在走路,对后面的电声印象深刻,回头找却发现前面空灵的女声solo和后面的电子风居然放在一起。一想到这是十多年前的作品,就惊觉美得不寒而栗。

我们读懂一本书,并不是我们忽然之间在灵魂深处找到了一个真知灼见,而是我们总在用那些书本所说的东西印证已有的经验和已有的知识结构。这些已有的经验和知识结构总是我们所在的社会和文化集体赋予我们的。也就是,我们的集体经验和文化认识,会限制我们的阅读。


——《一千零一夜·法国大革命前的畅销禁书》

研究历史不只是为了从过去中学习,而是要从过去中寻求解放。我们都生在特定的历史现实中,遵循特定的范式、价值观,被特定的经济、政治系统操控。即便不喜欢,大多数人也不会去诉求改变。其实我们忘了,正是前人用一连串的事件塑造着当代社会,也塑造着我们的思想、恐惧和梦想。所以,改革者通常会从解释、改写历史开始,以此引导人们重新想象未来,比如卡尔·马克思在《共产主义宣言》中描述无产阶级如何被压迫,而女权主义者、同性恋群体则要解释他们低人一等的社会地位是如何造成的。一旦我们意识到这点,我们就有可能创造新未来。

——尤瓦尔·赫拉利

又是大跳劈叉抡胳膊,又是上蹿下跳找机位。既当摄影又当模特,可把自己牛逼坏了,叉会儿腰。

大理包车环洱海,白族小哥的歌单里就有这首。我说这不是夜愿的Nemo嘛,他说,对呀,可惜他们解散了。后来在喜洲古镇溜达,几个本地小伙子挤在一辆摩托上,车载音响放的是Lady Gaga的Million reasons.我知道来大理的外地人都不是凡夫俗子,可本地人都这么会挑歌着实令我印象深刻。晚上去人民路溜达,不要说酒吧里驻唱的唱功,连地摊上买的车载光盘看起来也很好听(˶‾᷄⁻̫‾᷅˵)

这首歌让我很自然的想起了罗伯特·波西格的小说《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事实上,主人公骑行的路线刚好绕过了Nevada州,父子两带着重重问题和矛盾一路向西。这本书对我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启蒙书,里面探讨的问题事关一项重大的人生选择:人类为了追求技术和知识,可以付出多大的代价。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主人公试图用哲学思想调和其中的矛盾,最终精神分裂了。歌词有点嬉皮士的味道,反反复复在唱的一句:You better know where you are going. 要想知道走向何处,读书可能是最有可能的途径吧,谁知道呢。反正这个世界,不需要知道很多,也就过去了。

在大理听了梁磊现场的翻唱,真是首好歌啊,柔肠百结,情深缘浅。初恋,乡愁,月夜,别离,思念。学好了唱给喜欢的姑娘听。

时间是什么,时间的起点和终点在哪里。巨大的齿轮只是度量工具,人们在时间的河流中存在过,而一切又无法停歇的注定流向虚无。